• 郑州护理学校,郑州护士专业学校
  • 护理专业学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及其与职业认同的

    作者:郑州仲景国医专修 来源:未知
    2019-03-30 13:08

    调查护理专业学生(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和职业认同感的现状及相关性。 [方法] 选取新疆石河子地区三所学校的护理专业610名在校生为研究对象,运用自行编制的四维护生医患关系态度问卷和郝玉芳编制的五维护生职业认同问卷进行调查,采用方差分析、相关分析和多元线性回归方法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回收有效问卷597份,有效率98.2%。方差分析结果表明,护生职业认同感问卷和医患关系态度问卷各维度得分在不同个体特征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护生职业认同感与医患关系态度呈正相关,相关系数为0.570;医患关系态度4个维度与职业认同相关系数分别是0.520,0.342,0.150,0.644。多元线性回归分析表明,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与职业认同呈正相关(F=279.154,P < 0.05),其中对医信念是影响职业认同最主要的因素(b=0.525,P < 0.05)。 [结论] 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对职业认同有正向预测作用,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受年级、学历和实习经历的影响,培养护生对医患关系积极的态度,有助于提高职业认同。

    关键词:职业认同;医患关系;态度;护理专业学生

    职业认同是指个体对于所从事职业的目标、社会价值及其他因素的看法[1]。护理专业学生(以下简称为“护生”)职业认同,即其对将要从事的护士职业和目前自身护生身份的感知与体验[2]。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指护生在医患关系中,他们的行为、情感以及认知方面的特点[3]。随着患者对疾病治疗期望的不断提高,其与医学科学发展的局限性、生命科学的未知性之间的不对称,以及新闻媒体的不当传播,医患矛盾愈演愈烈,加之处理办法和措施的滞后,对我国护理专业的教育带了负面影响[4]。护生作为潜在的卫生人力资源,将服务于医疗机构的现实环境,正在进行着从护生向护士的角色转换,很多情况下是以第三方的身份观察医方和患方的关系[5];同时,他们是以青年人为主的群体,学校学习阶段是其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必定会对其今后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产生深远影响[6],从而对职业认同程度产生影响。国内已有研究表明,医学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影响其对医学职业的选择[7-8]。而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与职业认同的关系研究还比较匮乏,并未引起人们的重视。本文以此主题进行研究。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及分组

    2015年5月在新疆石河子市三所学校抽取护理专业在读学生610人为调查对象,均自愿参加本研究。

    1.2 调查方法

    1.2.1 调查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法,以年级为单位统一发放和回收问卷。问卷包括3个部分:学生基本情况、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和职业认同状况。在发放问卷时仔细解释本次调查内容。

    1.2.2 医患关系态度问卷 采用自行设计的方法,在文献研究[3,9-10]、访谈以及专家建议的基础上自编问卷。问卷按照Likert氏五点计分法,即“非常不符合、比较不符合、一般、比较符合、非常符合”,得分依次为1、2、3、4、5,总分85分,得分越高,态度越积极。问卷分为四个维度,分别是对患行为、对患情感、医患认知和对医信念,共计17个条目。对患行为指护生对待患者时的行为倾向;对患情感指对患者的内心情感体验;医患认知指护生对医方、患方以及媒体报道的认知评价;对医信念指护生对医疗行业、护士职业的信心。问卷的克朗巴哈系数(Cronbach’a系数)为0.83,具有较好的内容效度。

    1.2.3 职业认同问卷 采用郝玉芳[11]编制的护生职业认同问卷,包括职业自我概念、留职获益与离职风险、社会比较及自我反思、职业选择自主性和社会说服5个因子,共17个条目。采用5级评分法,满分85分,分数越高表明职业认同水平越高。问卷的Cronbach’a系数为0.827,信效度较高。

    1.3 统计学分析

    应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进行处理,采用描述性统计、方差分析(SNK-q检验)、Spearman相关分析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基本情况

    调查共发放610份问卷,回收608份,回收率为99.6%。有效问卷为597份,有效率为98.2%,样本特征见表1。

    表1 护生有效样本特征(n=597)

    2.2 护生职业认同得分

    以职业认同感5个维度得分为应变量,按照性别、学历、年龄、年级、有无实习经历、第一志愿、有无见习经历和是否独生子女为分组变量作方差分析:不同年级、学历、第一志愿是否为护理专业以及有无实习经历的护生职业认同感均有差异(P < 0.05);第一志愿为护理专业的护生职业认同各维度得分均高于非护理专业者;一年级、中专学历、未经历过实习的护生职业认同总分高于其他学生(见表2)。

    2.3 护生医患关系态度得分

    以医患关系态度4个维度得分为应变量,按照性别、学历、年龄、年级、有无实习经历、第一志愿是否为护理专业、有无见习经历和是否独生子女为自变量作方差分析:不同年级、学历和有无实习经历的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均有差异(P < 0.05);一年级新生对医患关系的态度及其4个维度得分均高于其他年级学生;中专学历及无实习经历的护生对医患关系的态度总分高于其他护生(表3)。

    表2 护生职业认同及各维度得分的比较(±s)

    [注]a:与中专护生比较,P < 0.05;b:与大专护生比较,P < 0.05;c:与一年级护生比较,P < 0.05;d:与二年级护生比较,P < 0.05;e:与三年级护生比较,P < 0.05。

    表3 护生医患关系态度及各维度的得分比较(±s)

    [注]a:与中专护生比较,P < 0.05;b:与大专护生比较,P < 0.05;c:与一年级护生比较,P < 0.05;d:与二年级护生比较,P < 0.05;e:与三年级护生比较,P < 0.05。

    2.4 护生职业认同和医患关系态度的关联性分析

    2.4.1 相关分析 对护生职业认同感及其5个维度和医患关系态度及其4个维度分别作相关分析。结果显示,护生职业认同与医患关系态度呈正相关(P < 0.01),其相关度高低分别为对医信念>对患行为>对患情感>医患认知(表4)。

    表4 护生职业认同与医患关系态度的相关(r)

    [注]*:P < 0.05;**:P < 0.01。

    2.4.2 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以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为自变量,职业认同为应变量,对两者进行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及职业认同存在线性回归关系(F=279.154,P < 0.05)。以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各维度为自变量,职业认同5个维度分别为应变量,作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各维度对职业认同感各维度均具有正向预测作用(表5)。对医信念、对医情感与职业自我概念呈正相关;对医信念与留职获益与离职风险、职业选择的自主性均呈正相关;对患行为、对医信念与社会比较和自我反思呈正相关;对医信念、对患行为、对患情感与社会说服呈正相关;对患行为、对患情感和对医信念与职业认同总分呈正相关。

    表5 护生医患关系态度各维度对职业认同各维度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3 讨论

    分析结果显示,护生职业认同总体得分为(60.62±11.42)分,处于中等水平,这与邱萍萍[12]的研究一致。各维度得分与张敏等[13]结果相似。

    护生医患关系态度总得分为(61.77±9.10)分。各维度中,对患行为得分(28.24±4.75)较高,医患认知得分(10.53±2.52)较低。说明护生能够帮助患者,尽到自己的责任,但是由于听信媒体对医患关系不客观的报道,导致对医方、患方乃至整个医疗行业的消极认知[14-15]。中专学历、未经历过实习和一年级新生的态度更积极。这可能是因为低年级护生刚踏入学校,生活学习的范围窄,对医患纠纷事件了解比较少,未亲身经历过临床,内心期望较高。年级越高,通过网络等渠道了解到的医患纠纷越多,对护生内心的期望产生冲击。有过实习经历的护生发现患者的期望过高,人际沟通困难,有的甚至经历过医患纠纷,使其产生了恐惧心理,发现临床现实环境与在校学习想象的差距较大,与内心期望的医疗环境不相符[16]。所以,与低年级、未经历过实习的护生相比,高年级、有实习经历的护生态度较消极。

    相关分析显示,护生的医患关系态度与职业认同呈正相关。说明护生对医患关系态度越积极,职业认同水平越高。回归分析表明,对患行为、对患情感和对医信念是影响护生职业认同的因素,其中对医信念是影响护生职业认同最重要的因素。护生处于医疗现实环境中,面对当前的医疗纠纷会产生自己的看法和态度,而这种态度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护生对未来护理事业的看法。对医患关系具有积极态度的护生能够乐观、积极地看待医疗行业,对患者充满感情,对医疗行业充满信心,能够主动地、自觉地帮助患者,因此职业认同水平高;具有消极态度的护生以消极、颓废的眼光看待医疗行业,对患者缺乏情感,从而使护生被动地、虽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地接受护士职业,甚至对自己的职业存在自卑感,导致职业认同降低。

    有研究表明,临床专业相对受重视,对医技等培养“医学辅助人才”的非临床医学专业受重视不够,从而导致职业认同较低[17]。护生作为未来护理工作者,培养其积极的职业认同感显得尤为重要。为更好地解决此问题,有以下建议:(1)重视医患关系课程设置。提高医患沟通、医学人文、医疗法律法规等课程在护理教育总课程中的比例,将理论学习与实践训练相结合[18],而不是“纸上谈兵”。临床带教进行现场教育,起到教师角色的榜样作用,以对患者热情、充满爱心、积极的态度感染护生,激发护生的情感共鸣;组织护生深入医院、社区,分配不同的照顾人群,培养护生的责任感,学习与不同的人群进行沟通。(2)提高护生实习期间的教育。鼓励护生进行理论和技能的继续学习,尤其是对于刚刚实习的护生,带教时更应该支持护生进行临床操作,悉心指导,鼓励护生参与生命救治过程,增强与患者沟通的技能性,从而提升护生对职业的归属感和成就感。另外,临床带教应该向学生传递正能量,多从正面宣传、正面引导。既要看到职业特点的复杂性、艰巨性,又要看到摆正心态、经过千锤百炼后取得的成就感[19]。(3)重视护生对医信念的教育。护理教育者在讲授理论知识的同时,与护生分享自己在工作中的挫折、教训、经验,提高护生的护理技能以及对待患者的处理方式。同时,引导护生理性看待媒体报道,认真对待消极情绪,耐心倾听。也可以设置专门的师生座谈会,互相倾听,互相沟通,积极引导,尽量帮助其减轻负性情绪体验,从而提高护生对医信念。

    拨打免费咨询电话:18538319978
    校企合作 定向委培专业招生 更多>>
    联系我们 更多>>